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和女儿一起一年,每次看到她绝色诱人的裸体心裏都不禁讚歎造物主的鬼斧神工:巴掌大的脸蛋,弯弯的黛眉,细长的丹凤眼,小巧的鼻子,粉嫩的樱桃小嘴……娇媚又透着一丝纯真;但是身材诱人得连圣人都无法自持:一手无法掌握的豪乳,又娇又嫩的粉红色乳尖;不盈一握的蜂腰;浑圆挺翘的臀部;纤细笔直的美腿;每次都让我热血沸腾,恨不得把她揉进我的血肉裏。



  “爹地……快点嘛,洗好了没有?”浴室外传来12岁女儿嫩嫩的娇啼。



  “这不就好了,这幺迫不及待啊,嗯?宝贝”故意慢腾腾,赤裸裸的从浴室裏面走出来,看到女儿身穿一袭白纱般的睡袍在镜子前顾影自怜。



  “给你看看你昨天新买的睡衣……”女儿轻笑着转了个圈“好看吗?”



  轻纱彷佛透明的月色,轻轻笼罩在女儿诱人玉体,黑色蕾丝的胸罩把女儿的双乳堆高,粉色的乳晕也若隐若现在蕾丝下,几条丝带的蕾丝把下体围绕着,根本无法遮住下面的萋萋芳草。



  “宝贝,你穿什幺都好看。”欲火高涨的把女儿搂在怀裏,轻轻的吻着她小巧又敏感的耳垂,低声回着,“不穿,更好看”



  “呵呵……嗯……好痒啊,不要……”女儿缩着耳轻笑着。



  “哪里痒?”一边含着,轻啃着耳垂,左手抚上丰硕的乳房,右手轻轻在小穴外的草地慢慢的画圈,“说,哪里痒了,嗯?”最后坏心的用力揉挤着软绵绵的双乳一下。



  “呃,啊……”闪动着情欲的双眸娇嗔的瞪了我一眼,“轻点嘛……”



  “好好,轻点。”俯身吻上女儿的樱唇,顺带把女儿压在床上。看着双眼迷蒙轻喘,唇上湿润光亮的女儿,全身的血气都涌聚在下体。



  “这幺敏感?一个吻就湿了,待会不好好喂喂这个小浪穴怎幺得了啊?”我恶劣的把手指隔着蕾丝伸进女儿窄小的美穴中,用力旋转挤压。

  “呃……爹地,嗯,啊……”女儿轻咬着手指,想把浪吟吞下。白嫩的脸蛋因为我的话变得红通通的。

  张嘴含住早已挺立的乳尖,吸吮,啃咬,故意弄出“啾啾”的声音;一边用力握住另外一边嫩乳,狠狠的蹂躏,拉扯乳尖,再旋拧着。

  “啊……嗯……啊……轻点啊……”女儿难以抵抗身上那些邪恶的挑逗,唯有娇滴滴的求饶着。

  “继续叫,我喜欢的听你又嫩又放蕩的叫声。”我满意得看着女儿慢慢染上色欲的身体。白皙的肤色被粉红的肉欲所笼罩,看起来让人更血脉喷张。另外一只手隔着蕾丝继续在女儿天生狭窄的阴穴裏用两只手指狠狠的玩弄着,顶端的花蕊也被无情的拧掐,旋转。

  “啊……啊……嗯……不要……”女儿尖叫着扭动着,双乳蕩出淫色的销魂景致,一股热流从穴中流出,把我的手和被单都弄得湿漉漉一片。

  “嗯,湿的好快啊。每次都轻轻碰一下就湿的一塌糊涂。”我一边轻笑着欣赏女儿高潮后全身粉红的玉体,一边轻轻的吸吮着沾满她的蜜汁手指。

  “爹地,快进来嘛。”女儿淫蕩着扭动着高潮过后敏感又渴求的双臀,两手揉动渴望的玩弄的乳双,双腿张开,可怜兮兮的向我求饶。

  “进来哪里啊?嗯?”故意把粗大无比的肉棒在女儿一缩一合的花穴外旋转徘徊,就是不肯进入其中。

  “嗯……就是这裏啊……”女儿一把握住我的昂扬,推开湿漉漉贴在穴外的蕾丝,把肉棒之间放进去。

  “唔……”顺着女儿的手势猛的沖进她湿嗒嗒的小孔裏,突如其来的满足让我们不约而同的发出满足的闷哼。

  “宝贝,怎幺操了这幺多次还是夹得我这幺紧,嗯?想夹死我吗?”一边咬牙努力抽送,一边用淫言浪语让女儿愈发敏感的身体变得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小穴裏面的一抽一送。

  “啊……啊……好棒啊,爹地……”女儿被一阵猛过一阵的顶弄撞得飘飘欲仙,身下的桃花洞一边配合着男人的撞击而一收一放,努力蠕动裏面的嫩肉去含住巨大的龙根。好大,又好舒服,用力的含着让自己销魂的肉棒,感觉它把自己撑得难受,却又带来即使是难受也无法忽略的快乐。

  我旋转着龙根去探寻女儿的敏感点,当不经意碰到某一点硬硬的突起时,女儿尖叫着哆嗦着,喷出一股蜜汁,让整个小穴和龙根都变得水泽一片。

  “嗯,这裏这幺敏感啊?”我了悟着调整姿势,狠狠的用粗大的龙首又快又猛的击撞着那裏,

  “啊……啊……啊”女儿被撞得的尖锐的叫喊出来,嫩穴被刺激得紧紧收缩着,却因为长物在进出而无法合拢。一圈圈的嫩肉死死的紧咬着我的硬物,让我酥爽到不得了。双手抓着女儿因上下晃动而甩出一层层洁白乳波的硕乳,软绵绵的,手感好极了,用力的狠狠揉搓,捏出一道道红痕,力道让处于高潮的女儿感到有点痛,但是这刺痛更加引发身体的敏锐知觉。

  “这幺爽啊?哈?叫得这幺浪。小蕩妇”狠狠的把巨大的龙根一直沖到小穴的尽头,还把整个巨大的龙首挤过几乎没有缝隙的子宫口,一直深入到小小的子宫裏面。

  “啊……啊……”一浪接一浪的快感让女儿神智迷蒙,只知道在体内带来无限快感的存在。放声淫啼着,整个身体都快乐得在收缩不已,期待男人更放任的对待,又硬又烫,火热的煨得整个人都快融化掉了。

  “啊……宝贝,再夹紧点……”我低吼着,用力做最后的几下撞击,终于在女儿抽搐不已的小穴释放出来。

  “宝贝,你真棒。”我轻吻着已经没有力气摊软在怀裏的女儿,一起回味着高潮后的余韵。

  “出差的一个星期,在家裏有没有很闷啊?”我爱怜的抚摸着女儿依然红润的脸颊,“如果闷可以去购物,约你的好友们吃饭喝下午茶,不要老是闷在家裏闷坏了。”

  “嗯,人家不想出去嘛,你又不陪我。”女儿软绵绵的回答着,扭动着身体好更加贴近我。

  “我不会闷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出去玩的。”小小的打了个呵欠,女儿闭上眼,咕哝着“好累哦,人家要睡了。”

  虽然嘴上鼓励女儿出去玩,但是私底下更希望她好好呆在家裏等我回来,听到满意的回答我心满意足的抱紧她,吻了吻女儿的额头,

    

  我搂着女儿,并不急着把消退的肉棒从她的密穴退出,黝黑的双手故意揉挤着雪白的乳肉,强烈的黑白对比让盈满薄汗的乳房更显淫糜。女儿低垂着凤眼,任我玩弄,神智还不没从激烈的情欲中恢复,放任自己回味着高潮的绚丽。

  缓缓的抽出变软的肉棒,由于少了阻隔,浊白色的液体混着透明的蜜汁,不停的从细缝裏流出来,女儿微微皱起眉,用手按住穴口,敏感的身体就连这幺轻微的撩拨都受不了。

  “啧……”拨开女儿的小手,我坏心的把一只手指喂入细缝裏,把小穴裏的液体颳出来,“帮你挤出来好不好?”

  “啊啊……嗯啊……”女儿轻喘着握住我捣乱的手,“不、不用……呀……”把手指推开,虚弱的拿起衣服穿好,在一旁努力平复气息。

  我也不阻拦她,起身穿好衣服,吃着早已冷却的早餐。

  “下午继续?”我吃饱喝足以后,扬起眉问道。

  女儿靠在窗边发呆,听到骤然响起的问话,一时回不过神来,呆呆的看着我的俊脸,茫然的样子惹人怜爱。

  对此早已习以为常的我耐心的再问一遍:“下午继续?”

  “喔……好吧。”女儿低头想了一会,偏头问到:“你下午有空?”

  “是没空,”我起身走向她,“不过可以偷着做。”

  搂着她的腰扶女儿站起来,“有兴趣在做办公室裏吗?”

  “嗯?”女儿不解的看了看我……

  我彷佛看穿了她的疑虑,边伸手拨弄着柔顺的黑髮,边解释:“不用担心,保证不会撞见任何人。”最后看着整装完毕,又恢复成一个端庄少女的样子的女儿,眸裏闪过一丝隐晦的思绪,邪恶的诱惑:“还有,保证比任何一次都要刺激。”

  女儿的兴致被挑起了,“哦?这样啊……”暗暗思量了一下,“好吧。”

  女儿上车以后就合眼养神,直到我驶进地下停车场以后才被叫起来,我领着她走向一家电梯,“不用担心,电梯直接通到我的办公室,不必担心碰到其他人。”女儿闻言点点头,顺势把身子偎在我身上。

  “累了?”我把怀裏的娇人儿搂紧,关切的查看她的脸色。

  “还好,有点困而已。”女儿揉揉眼睛,嗓音有点困顿的感觉。

  “上去先休息一会。”话音刚落,电梯就停下了。我直接横抱起爱娇的人儿,安置在室内的套房裏,“这裏是我的私人休息室,好好睡会儿。”我怜惜的帮女儿盖上被子,“嗯……”爱困的人儿也乖巧的缩进被窝,“你先忙吧。”说完就合上眼会周公去了。

  “唔……”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女儿眨眨眼,慢慢让神智清醒过来。稍微打量了一下套房裏面的环境,也不急着出去,先在房内的洗手间梳洗了一番,看着因饱睡以后红润诱人的脸色,开心的笑着,心想该是出去向爹地索要“刺激”了。

  打开门,宽敞的办公室裏我正在巨大的办公桌前面忙碌着,对着电脑萤幕说着话。女儿缓缓走向我,彷佛感应到女儿的存在,我擡首看了看人儿,扬眉沖她邪笑着,用眼神示意她先不要出声。我看回电脑萤幕,交代了几句,然后拿起小巧的盖子把萤幕上方的摄像头遮住,才招手让女儿过来。

  女儿安静的坐到我怀裏,一看,才明了原来我在开视频会议,“不要紧吗?”女儿也学我一样,扬眉无声的询问着。

  我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只是把耳塞放下,然后调整到免提状态,顿时房内响起好多交谈议论的声音,正是萤幕内许多人在发言。女儿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明了身后的男子是会议的主持人,有点百无聊赖……自己对这些商业会议讨论毫无兴趣。

  正发呆着,身上的风衣被剥了下来,我在她耳边极小声的提醒到:“他们看不到我们,可是听得到哦,所以待会乖乖的咬紧了,不要出声哦。”

  我把电脑的显示画面作了调整。还把摄像头的盖子拿下了。宽大的显示幕划分为大小2个画面,一个是女儿赤裸裸在我怀裏的淫秽画面,小画面上则是与会者们的脸孔。

  女儿被突如其来的画面吓到了,不知所措的伸手把丰满的双乳遮住,可惜纤细的手臂只堪堪把粉色的乳尖挡住,而且画面上是一个脸色绯红的少女,双手却捧着坚挺的巨乳,身后还有一个衣衫整齐的男人在虎视耽耽,看着自己淫蕩的画面,彷佛被其他正在开会的男人也窥视着,感觉又惊慌又害怕,却又带着无法言语的刺激。

  我伸手解开领带,把女儿的双手反绑在后面,一边说着:“与顾氏的合併案进展如何?”一把男音从话筒裏传出,但是女儿已经听不清我在说什幺了,因为萤幕的画面彻底的吸引了她全部的心思。

  双腿被我用长腿往两边分开,挂在皮椅的扶手上,底下粉红色的私唇被清晰的放大在画面上;由于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双乳高高的翘起,随着身体的轻摆而不停的颤动着,乳尖慢慢由粉红变成瑰红,而且绷得紧紧的等待着我的疼爱。

  女儿红着连看着雪白的双乳被古铜色的大手覆盖住,恶劣的揉捏出各种形状,雪白的乳肉从深色的指缝裏溢出,绷紧的乳尖被肆意的拉扯、旋转,这些画面加深了自己的感官刺激,半合着眼,女儿咬紧了牙关才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看着眼前被自己玩弄得慢慢湿濡的人儿,我感觉自己的慾望也随之苏醒、涨大起来,把裤链拉开,掏出用早已硬挺的巨茎在娇媚的人儿臀下来回顶弄。一只手继续恶劣的揉捏雪白的乳肉、弹动挺翘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慢慢的沿着窈窕的曲线向下,越过柔顺的毛髮,分开羞答答合拢的花瓣,不停的拨弄着微微颤动的花唇,还故意捏住变硬变挺的花核不放。

  女儿咬住我塞给她的手帕,拧着眉忍受我越来越放肆的举动,“唔……唔唔……啊……”只能呜呜的发出低低的哀鸣,轻轻的喘着气,害怕自己的声音被人听得。

  可是画面清晰的显示着自己是怎幺被玩弄,裏面的尤物眼儿湿润,双颊红扑扑的发亮,紧咬着手帕的樱唇也微微开合,亮晶晶的唾液沿着嘴角流着,整齐的黑髮像丝绸似的散乱在脑后,又似痛苦更像欢愉的妖媚表情让我移不开眼,像是邀请我更加用力、更加放肆在她身上施加甜蜜的惩罚。虽然身体的确被弄得很舒服,可是这幺赤裸裸的看着自己被玩弄,实在是很羞耻。女儿忍不住摆动着细腰,想要挣扎,却换来我更加激烈的玩弄。左乳被狠狠的捏出不同的形状,右乳被狠狠的吸吮着,舔舐着,早已肿胀不堪的花核也被毫不留情的拉扯,湿哒哒的花穴被三根手指一齐伸进去兇猛的捣弄,“呜呜……呜……啊……啊……”女儿越是挣扎着扭动细腰,就越是被残酷的对待,“啊啊啊……啊……”花穴被撑得很开,手指迅猛的进出窄窄的花径,次次都顶到花穴裏最敏感的一块嫩肉,最后终于让女儿在高潮中昏了过去。

  “啧啧,可怜的人儿……”我爱怜的看着高潮过后全身泛着惊人的豔色的人儿,又骄傲又得意的想着。

  “请问总经理还有什幺指示?”话筒传来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没有了,这次会议就开到这裏吧。散会。”也不待下属们的回应,直接把话筒关掉,看到女儿慢慢从昏眩中醒过来,赶紧把领带鬆开、手帕拿走。“醒了?”我扯出一个紧绷的笑容,“那我开始咯。”把女儿稍稍往前一挪,把她丰满的上半身趴在办公桌上,调整好她娇臀的位置往上一顶,细细的缝隙被硬生生的撑开,巨大的硕茎就一插到底。

  “啊啊……”女儿被毫无预警的入侵插得娇声呻吟,“不要啊……啊……啊……”我不顾女儿的扭腰反抗,径自按照自己的喜欢,力道兇猛的一下又一下狠狠的凿进那又湿又窄,又热又滑的花穴中。

  “呃……唔……”我低低的吼着,好舒服啊,每一次抽插都那幺的舒爽畅快,玩了这幺多次的花穴还是紧窒无比,每次进入都要用力冲开层层的嫩肉才能抵达最深的花蕊,“嗯……嗯啊……就是这样,宝贝,再夹紧点……呃……”我低吼着不停的冲刺。

  “啊啊……不、不要……啊……太……太用……力……啊……”女儿被撞得头晕脑胀,全身的知觉都聚集在身下被用力撑开的小穴上,敏感的肉壁紧紧的贴着那粗壮的贲起,连那围绕在巨茎上的青筋涌动都可以感觉得到,深处的花蕊被无情的挤开,鸡蛋般大小的龙首把小小的蕊心挤得好难受,窄小的子宫被填得满满的,双腿被分到最大,挂在扶手上来回晃蕩,乳房被撞得上下甩动,更过分的是连发胀的花核都被捏住,用力往外扯,按紧,再左右震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儿带着哭音尖叫起来,“受不了啊……我……求……求你……啊……”

  我也不好过,窄小得不可思议的花穴紧紧的套住自己,湿润又滑腻,像只只小手用力把精液给挤出来一样,又舒服又痛快。脸上、身上都被逼出滴滴的汗水,混合着女儿甜媚的汁液,把两人都弄得滑腻不堪。

  “啊啊……我……啊……”女儿尖叫着哆哆嗦嗦的“人家……人家不……不行拉……啊啊……”花穴也随之收紧抽动,把巨茎死死的绞住。

  “唔……啊……再忍一下……啊啊……”我也受不了的更加用力抽插几十下,食指更是失控的插入后面紧闭的菊洞裏,配合着巨茎一起抽动,让前面的小穴更加用力的收缩着,“啊……啊……”最后低吼着把滚烫的精液都射进女儿温暖的子宫裏面。

  “啊啊……呜……呜……”高潮的余韵被拉得更长,女儿哆嗦着接受一股股的热流。

  我把怀裏的娇人儿转了个方向让她正面自己,伸手往穴口粘了些湿腻的液体往后面的菊洞抹去,待到整朵菊花都湿漉漉后,把两只手指小心的插了进去。

  “唔……”女儿扭腰拒绝,“不要啊……会痛……”过于狭小的紧密根本无法容忍小小的扩张,即使有湿腻的液体润滑也一样。

  “乖,忍着点,嗯?”我小心的慢慢旋转,搔颳,抽动,寻找着她敏感的刺激点。

  “嗯啊……啊……不、不要嘛……我……”女儿受不了似的摇摆着妖娆的身躯,翻动出一拨拨雪白的乳浪,“呀……那裏、那裏……啊啊……”突然被逗弄到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一点,快感就铺天盖地的笼罩刚刚发泄完脆弱不堪的身体。

  我了悟的更用力去顶撞刚刚发现的一点,另一只手也摸上前面的花核一起野蛮的拧捏,让身下的